大凱

公司成立以來本著設計
立意高起點
2018/10/9 8:52:30

園冶

《園冶》

【自序】
  
  不佞少以繪名,性好搜奇,最喜關仝、荊浩筆意,每宗之。游燕及楚,中歲歸吳(江蘇),擇居潤州。環潤皆佳山水,潤之好事者,取石巧者置竹木間為假山,予偶觀之,為發一笑。或問曰:“何笑?”予曰:“世所聞有真斯有假,胡不假真山形,而假迎勾芒者之拳磊乎?”或曰:“君能之乎?”遂偶為成“壁”,睹觀者俱稱:“儼然佳山也。”遂播名于遠近。
  
  適晉陵方伯吳又于公聞而招之。公得基于城東,乃元朝溫相故園,僅十五畝。公示予曰:“斯十畝為宅,余五畝,可效司馬溫公‘獨樂’制。”予觀其基形最高,而窮其源最深,喬木參天,虬枝拂地。予曰:“此制不第宜掇石而高,且宜搜土而下,令喬木參差山腰,蟠根嵌石,宛若畫意;依水而上,構亭臺錯落池面,篆壑飛廊,想出意外。”落成,公喜曰:“從進而出,計步僅四百,自得謂江南之勝,惟吾獨收矣。”別有小筑,片山斗室,予胸中所蘊奇,亦覺發抒略盡,益復自喜。
  
  時汪士衡中翰,延予鑾江西筑,似為合志,與又于公所構,并騁南北江焉。暇草式所制,名《園牧》爾。姑孰曹元甫先生游于茲,主人皆予盤桓信宿。先生稱贊不已,以為荊關之繪也,何能成于筆底?予遂出其式視先生。先生曰:“斯千古未聞見者,何以云‘牧’?斯乃君之開辟,改之曰‘冶’可矣。”
  
  時崇禎辛未之秋杪否道人暇于扈冶堂中題。

園冶卷一 

【興造論】
  
  世之興造,專主鳩匠,獨不聞三分匠、七分主人之諺乎?非主人也,能主之人也。古公輸巧,陸云精藝,其人豈執斧斤者哉?若匠惟雕鏤是巧,排架是精,一梁一柱,定不可移,俗以“無竅之人”呼之,其確也。故凡造作,必先相地立基,然后定其間進,量其廣狹,隨曲合方,是在主者,能妙于得體合宜,未可拘率。假如基地偏缺,鄰嵌何必欲求其齊,其屋架何必拘三、五間,為進多少?半間一廣,自然雅稱,斯所謂“主人之七分”也。第園筑之主,猶須什九,而用匠什一,何也?
  
  園林巧于“因”、“借”,精在“體”、“宜”,愈非匠作可為,亦非主人所能自主者,須求得人,當要節用。“因”者:隨基勢之高下,體形之端正,礙木刪椏,泉流石注,互相借資;宜亭斯亭,宜榭斯榭,不妨偏徑,頓置婉轉,斯謂“精而合宜”者也。“借”者:園雖別內外,得景則無拘遠近,晴巒聳秀,紺宇凌空,極目所至,俗則屏之,嘉則收之,不分町疃,盡為煙景,斯所謂“巧而得體”者也。體、宜、因、借,匪得其人,兼之惜費,則前工并棄,既有后起之輸、云,何傳于世?予亦恐浸失其源,聊繪式于后,為好事者公焉。

【園說】
  
  凡結林園,無分村郭,地偏為勝,開林擇剪蓬蒿;景到隨機,在澗共修蘭芷。徑緣三益,業擬千秋,圍墻隱約于蘿間,架屋蜿蜒于木末。山樓憑遠,縱目皆然;竹塢尋幽,醉心既是。軒楹高爽,窗戶虛鄰;納千頃之汪洋,收四時之爛漫。梧陰匝地,槐蔭當庭;插柳沿提,栽梅繞屋;結茅竹里,浚一派之長源;障錦山屏,列千尋之聳翠,雖由人作,宛自天開。剎宇隱環窗,彷佛片圖小李;巖巒堆劈石,參差半壁大癡。蕭寺可以卜鄰,梵音到耳;遠峰偏宜借景,秀色堪餐。紫氣青霞,鶴聲送來枕上;白蘋紅蓼,鷗盟同結磯邊。看山上個籃輿,問水拖條櫪杖;斜飛堞雉,橫跨長虹;不羨摩詰輞川,何數季倫金谷。一灣僅于消夏,百畝豈為藏春;養鹿堪游,種魚可捕。涼亭浮白,冰調竹樹風生;暖閣偎紅,雪煮爐鐺濤沸。渴吻消盡,煩頓開除。夜雨芭蕉,似雜鮫人之泣淚;曉風楊柳,若翻蠻女之纖腰。移風當窗,分梨為院;溶溶月色,瑟瑟風聲;靜擾一榻琴書,動涵半輪秋水,清氣覺來幾席,凡塵頓遠襟懷;窗牖無拘,隨宜合用;欄桿信畫,因境而成。制式新番,裁除舊套;大觀不足,小筑允宜。

〖一 相地〗
  
  園基不拘方向,地勢自有高低;涉門成趣,得景隨形,或傍山林,欲通河沼。探奇近郭,遠來往之通衢;選勝落村,藉參差之深樹。村莊眺野,城市便家。新筑易乎開基,只可栽楊移竹;舊園妙于翻造,自然古木繁花。如方如圓,似偏似曲;如長彎而環璧,似偏闊以鋪云。高方欲就亭臺,低凹可開池沼;卜筑貴從水面,立基先究源頭,疏源之去由,察水之來歷。臨溪越地,虛閣堪支;夾巷借天,浮廊可度。倘嵌他人之勝,有一線相通,非為間絕,借景偏宜;若對鄰氏之花,才幾分消息;可以招呼,收春無盡。架橋通隔水,別館堪圖;聚石疊圍墻,居山可擬。多年樹木,礙筑檐垣;讓一步可以立根,斫數椏不妨封頂。斯謂雕棟飛楹構易,蔭槐挺玉成難。相地合宜,構園得體。

(一)、山林地
  園地惟山林最勝,有高有凹,有曲有深,有峻而懸,有平而坦,自成天然之趣,不煩人事之工。入奧疏源,就低鑿水,搜土開其穴麓,培山接以房廊。雜樹參天,樓閣礙云霞而出沒;繁花覆地,亭臺突池沼而參差。絕澗安其梁,飛巖假其棧;閑閑即景,寂寂探春。好鳥要朋,群麋偕侶。檻逗幾番花信,門灣一帶溪流,竹里通幽,松寮隱僻,送濤聲而郁郁,起鶴舞而翩翩。階前自掃云,嶺上誰鋤月。千巒環翠,萬壑流青。欲藉陶輿,何緣謝屐。
(二)、城市地
  市井不可園也;如園之,必向幽偏可筑,鄰雖近俗,門掩無嘩。開徑逶迤,竹木遙飛疊雉;臨濠蜒蜿,柴荊橫引長虹。院廣堪梧,堤灣宜柳;別難成墅,茲易為林。架屋隨基,浚水堅之石麓;安亭得景,蒔花笑以春風。虛閣蔭桐,清池涵月。洗出千家煙雨,移將四壁圖書。素入鏡中飛練,青來郭外環屏。芍藥宜欄,薔薇未架;不妨憑石,最厭編屏;未久重修;安垂不朽?片山多致,寸石生情;窗虛蕉影玲瓏,巖曲松根盤礴。足征市隱,猶勝巢居,能為鬧處尋幽,胡舍近方圖遠;得閑即詣,隨興攜游。
(三)、村莊地
  古之樂田園者,居于畎畝之中;今耽丘壑者,選村莊之勝,團團籬落,處處桑麻;鑿水為濠,挑堤種柳;門樓知稼,廊廡連蕓。約十畝之基,須開池者三,曲折有情,疏源正可;余七分之地,為壘土者四,高卑無論,栽竹相宜。堂虛綠野猶開,花隱重門若掩。掇石莫知山假,到橋若謂津通。桃李成蹊,樓臺入畫。圍墻編棘,竇留山犬迎人;曲徑繞籬,苔破家童掃葉。秋老蜂房未割,西成鶴廩先支。安閑莫管稻梁謀,沽酒不辭風雪路。歸林得意,老圃有余。
(四)、郊野地
  郊野擇地,依乎平岡曲塢,疊隴喬林,水浚通源,橋橫跨水,去城不數里,而往來可以任意,若為快也。諒地勢之崎嶇,得基局之大小;圍知版筑,構擬習池。開荒欲引長流,摘景全留雜樹。搜根帶水,理頑石而堪支;引蔓通津,緣飛梁而可度。風生寒峭,溪灣柳間栽桃;月隱清微,屋繞梅余種竹;似多幽趣,更入深情。兩三間曲盡春藏,一二處堪為暑避。隔林鳩喚雨,斷岸馬嘶風。花落呼童,竹深留客。任看主人何必問,還要姓字不須題。須陳風月清音,休犯山林罪過。韻人安褻,俗筆偏涂。
(五)、傍宅地
  宅傍與后有隙地可葺園,不第便于樂閑,斯謂護宅之佳境也。開池浚壑,理石挑山,設門有待來賓,留徑可通爾室。竹修林茂,柳暗花明。五畝何拘,且效溫公之獨樂;四時不謝,宜偕小玉以同游。日竟花朝,宵分月夕。家庭侍酒,須開錦幛之藏;客集征詩,量罰金谷之數。多方題詠,薄有洞天。常余半榻琴書,不盡數竿煙雨。澗戶若為止靜,家山何必求深。宅遺謝眺之高風,嶺劃孫登之長嘯。探梅虛蹇,煮雪當姬。輕身尚寄玄黃,具眼胡分青白。固作千年事,寧知百歲人。足矣樂閑,悠然護宅。
(六)、江湖地
  江干湖畔,深柳疏蘆之際,略成小筑,足征大觀也。悠悠煙水,澹澹云山;泛泛魚舟,閑閑鷗鳥。漏層陰而藏閣,迎先月以登臺。拍起云流,觴飛霞佇。何如緱嶺,堪偕子晉吹簫;欲擬瑤池,若待穆王侍宴。尋閑是福,知享既仙。

〖二 立基〗
  
  凡園圃立基,定廳堂為主。先乎取景,妙在朝南,倘有喬木數株,僅就中庭一二。筑垣須廣,空地多存,任意為持,聽從排布,擇成館舍,余構亭臺;格式隨宜,栽培得致。選向非拘宅相,安門須合廳方。開土堆山,沿池駁岸。曲曲一灣柳月,濯魄清波;遙遙十里荷風,遞香幽室。編籬種菊,因之陶令當年;鋤嶺栽梅,可并庾公故跡。尋幽移竹,對景蒔花。桃李不言,似通津信;池塘倒影,擬入鮫宮。一派涵秋,重陰結夏。疏水若為無盡,斷處通橋;開林須酌有因,按時架屋。房廊蜒蜿,樓閣崔巍,動“江流天地外”之情,合“山色有無中”之句。適興平蕪眺遠,壯觀喬岳瞻遙。高阜可培,低方宜挖。

(一)、廳堂基
  廳堂立基,古以五間三間為率。須量地廣窄,四間亦可,四間半亦可,再不能展舒,三間半亦可。深奧曲折,通前達后,全在斯半間中,生出幻境也。凡立園林,必當如式。
(二)、樓閣基
  樓閣之基,依次序定在廳堂之后,何不立半山半水之間,有二層三層之說,下望上是樓,山半擬為平屋,更上一層,可窮千里目也。
(三)、門樓基
  園林屋宇,雖無方向,惟門樓基,要依廳堂方向,合宜則立。
(四)、書房基
  書房之基,立于園林者,無拘內外,擇偏僻處,隨便通園,令游人莫知有此。內構齋、館、房、室,借外景,自然幽雅,深得山林之趣。如另筑,先相基形:方、圓、長、扁、廣、闊、曲、狹,勢如前廳堂基余半間中,自然深奧。或樓或屋,或廓或榭,按基形式,臨機應變而立。
(五)、亭榭基
  花間隱榭,水際安亭,斯園林而得致者。惟榭只隱花間,亭胡拘水際。通泉竹里,按景山顛。或翠筠茂密之阿,蒼松蟠郁之麓;或借濠濮之上,入想觀魚;倘支滄浪之中,非歌濯足。亭安有式,基立無憑。
(六)、廊房基
  廊基未立,地局先留,或余屋之前后,漸通林許。躡山腰,落水面,任高低曲折,自然斷續蜿蜒,園林中不可少斯一斷境界。
(七)、假山基
  假山之基,約大半在水中立起。先量頂之高大,才定基之淺深。掇石須知占天,圍土必然占地,最忌居中,更宜散漫。

〖三 屋宇〗
  
  凡家宅住房,五間三間,循次第而造;惟園林書屋,一室半室,按時景為精。方向隨宜,鳩工合見;家居必論,野筑惟因。隨廳堂俱一般,近臺榭有別致。前添敞卷,后進余軒。必有重椽,須支草架。高低依制,左右分為。當檐最礙兩廂,庭除恐窄;落步但加重廡,階砌猶深。升拱不讓雕鸞,門枕胡為鏤鼓。時遵雅樸,古摘端方。畫彩雖佳,木色加之青綠;雕鏤易俗,花空嵌以仙禽。長廊一帶回旋,在豎柱之初,妙于變幻;小屋數椽委曲,究安門之當,理及精微。奇亭巧榭,構分紅紫之叢;層閣重樓,迥出云霄之上。隱現無窮之態,招搖不盡之春。檻外行云,鏡中流水,洗山色之不去,送鶴聲之自來。境仿瀛壺,天然圖畫,意盡林泉之癖,樂余園圃之間。一鑒能為,千秋不朽。堂占太史,亭問草玄,非及云藝之臺樓,且操般門之斤斧。探其合志,常套俱裁。

(一)、門樓
  門上起樓,象城堞有樓以壯觀也。無樓亦呼之。
(二)、堂
  古者之堂,自半已前,虛之為堂。堂者,當也。謂當正向陽之屋,以取堂堂高顯之義。
(三)、齋
  齋較堂,惟氣藏而致斂,有使人肅然齋敬之義。蓋藏修密處之地,故式不宜敞顯。
(四)、室
  古云,自半已后,實為室。《尚書》有“壤室”,《左傳》有“窟室”,《文選》載:“旋室娟以窈窕。”指“曲室”也。
(五)、房
  《釋名》云:房者,防也。防密內外以寢闥也。
(六)、館
  散寄之居,曰“館”,可以通別居者。今書房亦稱“館”,客舍為“假館”。
(七)、樓
  《說文》云:重屋曰“樓”。《爾雅》云:陜而修曲為“樓”。言窗牖虛開,諸孔慺慺然也。造式,如堂高一層者是也。
(八)、臺
  《釋名》云:“臺者,持也。言筑土堅高,能自勝持也。”園林之臺,或掇石而高上平者;或木架高而版平無屋者;或樓閣前出一步而敞者,俱為臺。
(九)、閣
  閣者,四阿開四牖。漢有麒麟閣,唐有凌煙閣等,皆是式。
(十)、亭
  《釋名》云:“亭者,停也。人所停集也。”司空圖有休休亭,本此義。造式無定,自三角、四角、五角、梅花、六角、橫圭、八角至十字,隨意合宜則制,惟地圖可略式也。
(十一)、榭
  《釋名》云:榭者,藉也。藉景而成者也。或水邊,或花畔,制亦隨態。
(十二)、軒
  軒式類車,取軒軒欲舉之意,宜置高敞,以助勝則稱。
(十三)、卷
  卷者,廳堂前欲寬展,所以添設也。或小室欲異人字,亦為斯式。惟四角亭及軒可并之。
(十四)、廣
  古云:因巖為屋曰“廣”,蓋借巖成勢,不成完屋者為“廣”。
(十五)、廊
  廊者,廡出一步也,宜曲宜長則勝。古之曲廊,俱曲尺曲。今予所構曲廊,之字曲者,隨形而彎,依勢而曲。或蟠山腰,或窮水際,通花渡壑,蜿蜒無盡,斯寤園之“篆云”也。予見潤之甘露寺數間高下廊,傳說魯班所造。
(十六)、五架梁
  五架梁,乃廳堂有過梁也。如前后各添一架,合七架梁列架式。如前添卷,必須草架而軒敞。不然前檐深下,內黑暗者,斯故也。如欲寬展,前再添一廊。又小五架梁,亭、榭、書房可構。將后童柱換長柱,可裝屏門,有別前后,或添廊亦可。
(十七)、七架梁
  七架梁,凡屋之列架也,如廳堂列添卷,亦用草架。前后再一添架,斯九架列之活法。如造樓閣,先算上下檐數。然后取柱料長,許中加替木。
(十八)、九架梁
  九架梁屋,巧于裝折,連四、五、六間,可以東、西、南、北。或隔三間、兩間、一間、半間,前后分為。須用復水重椽,觀之不知其所。或嵌樓于上,斯巧妙處不能盡式,只可相機而用,非拘一者。
(十九)、草架
  草架,乃廳堂之必用者。凡屋添卷,用天溝,且費事不耐久,故以草架表里整齊。向前為廳,向后為樓,斯草架之妙用也,不可不知。
(二十)、重椽
  重椽,草架上椽也,乃屋中假屋也。凡屋隔分不仰頂,用重椽復水可觀。惟廊構連屋,構倚墻一披而下,斷不可少斯。
(二十一)、磨角
  磨角,如殿閣躐角也。閣四敞及諸亭決用。如亭之三角至八角,各有磨法,盡不能式,是自得依番機構。如廳堂前添廊,亦可磨角,當量宜。
(二十二)、地圖
  凡匠作,止能式屋列圖,式地圖者鮮矣。夫地圖者,主匠之合見也。假如一宅基,欲造幾進,先以地圖式之。其進幾間,用幾柱著地,然后式之,列圖如屋。欲造巧妙,先以斯法,以便為也。

〖四 裝折〗
  
  凡造作難于裝修,惟園屋異乎家宅,曲折有條,端方非額,如端方中須尋曲折,到曲折處環定端方,相間得宜,錯綜為妙。裝壁應為排比,安門分出來由。假如全房數間,內中隔開可矣。定存后步一架,余外添設何哉?便徑他居,復成別館。磚墻留夾,可通不斷之房廊;板壁常空,隱出別壺之天地。亭臺影罅,樓閣虛鄰。絕處猶開,低方忽上。樓梯僅乎室側,臺級藉矣山阿。門扇豈異尋常,窗欞遵時各式。掩宜合線,嵌不窺絲。落步欄桿,長廊猶勝,半墻戶槅,是室皆然。古以菱花為巧,今之柳葉生奇。加之明瓦斯堅,外護風窗覺密。半樓半屋,依替木不妨一色天花;藏房藏閣,靠虛檐無礙半彎月牖。借架高檐,須知下卷。出幙若分別院,連墻擬越深齋。構合時宜,式征清賞。

園冶卷二

【欄桿】
  
  欄桿信畫化而成,減便為雅。古之回文萬字,一概屏去,少留涼床佛座之用,園屋間一不可制也。予歷數年,存式百狀,有工而精,有減而文,依次序變幻,式之于左,便為摘用。以筆管式為始,近有將篆字制欄桿者,況理畫不勻,意不聯絡。予斯式中,尚覺未盡,僅可粉飾。

園冶卷三

〖五 門窗〗
  
  門窗磨空,制式時裁,不惟屋宇翻新,斯謂林園遵雅。工精雖專瓦作,調度猶在得人,觸景生奇,含情多致,輕紗環碧,弱柳窺青。偉石迎人,別有一壺天地;修篁弄影,疑來隔水笙簧。佳境宜收,俗塵安到。切記雕鏤門空,應當磨琢窗垣。處處鄰虛,方方側景。非傳恐失,故式存余。

〖六 墻垣〗
  
  凡園之圍墻,多于版筑,或于石砌,或編籬棘。夫編籬斯勝花屏,似多野致,深得山林趣味。如內花端、水次,夾徑、環山之垣,或宜石宜磚,宜漏宜磨,各有所制。從雅遵時,令人欣賞,園林之佳境也。歷來墻垣,憑匠作雕琢花鳥仙獸,以為巧制,不第林園之不佳,而宅堂前之何可也。雀巢可憎,積草如蘿,祛之不盡,扣之則廢,無可奈何者。市俗村愚之所為也,高明而慎之。世人興造,因基之偏側,任而造之。何不以墻取頭闊頭狹就屋之端正,斯匠主之莫知也。

(一)、白粉墻
歷來粉墻,用紙筋石灰,有好事取其光膩,用白蠟磨打者。今用江湖中黃沙,并上好石灰少許打底,再加少許石灰蓋面,以麻帚輕擦,自然明亮鑒人。倘有污漬,遂可洗去,斯名“鏡面墻”也。
(二)、磨磚墻
如隱門照墻、廳堂面墻,皆可用磨成方磚吊角,或方磚裁成八角嵌小方;或小磚一塊間半塊,破花砌如錦樣。封頂用磨掛方飛檐磚幾層,雕鏤花、鳥、仙、獸不可用,入畫意者少。
(三)、漏磚墻
凡有觀眺處筑斯,似避外隱內之義。古之瓦砌連錢、疊錠、魚鱗等類,一概屏之,聊式幾于左。
漏磚墻圖樣
漏磚墻式之一(菱花漏墻式)、漏磚墻式之二(絳環式)、漏磚墻式之三、漏磚墻式之四(竹節式)、漏磚墻式之五(人字式)、漏磚墻式之六至十六。
漏磚墻,凡計一十六式,惟取其堅固。如欄桿式中亦有可摘砌者。意不能盡,猶恐重式,宜用磨砌者佳。
(四)、亂石墻
是亂石皆可砌,惟黃石者佳。大小相間,宜雜假山之間,亂青石版用油灰抿縫,斯名“冰裂”也。

〖七 鋪地〗
  
  大凡砌地鋪街,小異花園住宅。惟廳堂廣廈中鋪,一概磨磚,如路徑盤蹊,長砌多般亂石,中庭或宜疊勝,近砌亦可回文。八角嵌方,選鵝子鋪成蜀錦;層樓出步,就花梢琢擬秦臺。錦線瓦條,臺全石版,吟花席地,醉月鋪氈。廢瓦片也有行時,當湖石削鋪,波紋洶涌;破方磚可留大用,繞梅花磨斗,冰裂紛紜。路徑尋常,階除脫俗。蓮生襪底,步出個中來;翠拾林深,春從何處是。花環窄路偏宜石,堂迥空庭須用磚。各式方圓,隨宜鋪砌,磨歸瓦作,雜用鉤兒。

(一)、亂石路
園林砌路,做小亂石砌如榴子者,堅固而雅致,曲折高卑,從山攝壑,惟斯如一。有用鵝子石間花紋砌路,尚且不堅易俗。
(二)、鵝子地
鵝子石,宜鋪于不常走處,大小間砌者佳;恐匠之不能也。或磚或瓦,嵌成諸錦猶可。如嵌鶴、鹿、獅球,猶類狗者可笑。
(三)、冰裂地
亂青版石,斗冰裂紋,宜于山堂、水坡、臺端、亭際,見前風窗式,意隨人活,砌法似無拘格,破方磚磨鋪猶佳。
(四)、諸磚地
諸磚砌地,屋內、或磨、扁鋪;庭下,宜仄砌。方勝、疊勝、步步勝者,古之常套也。今之人字、席紋、斗紋,量磚長短合宜可也。有式。

〖八 掇山〗
  
  掇山之始,樁木為先,較其短長,察乎虛實。隨勢挖其麻柱,諒高掛以稱竿。繩索堅牢,扛臺穩重。立根鋪以粗石,大塊滿蓋樁頭;塹里掃以查灰,著潮盡鉆山骨。方堆頑夯而起,漸以皴紋而加;瘦漏生奇,玲瓏安巧。峭壁貴于直立,懸崖使其后堅。巖、巒、洞、穴之莫窮,澗、壑、坡、磯之儼是;信足疑無別境,舉頭自有深情。蹊徑盤且長,峰巒秀而古。多方景勝,咫尺山林,妙在得乎一人,雅從兼于半土。假如一塊中豎而為主石,兩條傍插而呼劈峰,獨立端嚴,次相輔弼,勢如排列,狀若趨承。主石雖忌于居中,宜中者也可;劈峰總較于不用,豈用乎斷然。排如爐燭花瓶,列似刀山劍樹;峰虛五老,池鑿四方。下洞上臺,東亭西榭。罅堪窺管中之豹,路類張孩戲之貓。小藉金魚之缸,大若酆都之境。時宜得致,古式何裁?深意畫圖,余情丘壑。未山先麓,自然地勢之嶙嶒;構土成岡,不在石形之巧拙。宜臺宜榭,邀月招云;成徑成蹊,尋花問柳。臨池駁以石塊,粗夯用之有方。結嶺挑之土堆,高低觀之多致;欲知堆土之奧妙,還擬理石之精微。山林意味深求,花木情緣易短。有真為假,做假成真;稍動天機,全叼人力。探奇投好,同志須知。

(一)、園山
  園中掇山,非士大夫好事者不為也。為者殊有識鑒。緣世無合志,不盡欣賞,而就廳前三峰,樓面一壁而已。是以散漫理之,可得佳境也。
(二)、廳山
  人皆廳前掇山,環堵中聳起高高三峰排列于前,殊為可笑。加之以亭,及登,一無可望,置之何益?更亦可笑。以予見:或有嘉樹,稍點玲瓏石塊;不然,墻中嵌理壁巖,或頂植卉木垂蘿,似有深境也。
(三)、樓山
  樓面掇山,宜最高,才入妙,高者恐逼于前,不若遠之,更有深意。
(四)、閣山
  閣皆四敞也,宜于山側,坦而可上,便以登眺,何必梯之。
(五)、書房山
  凡掇小山,或依嘉樹卉木,聚散而理。或懸巖峻壁,各有別致。書房中最宜者,更以山石為池,俯于窗下,似得濠濮間想。
(六)、池山
  池上理山,園中第一勝也。若大若小,更有妙境。就水點其步石,從巔架以飛梁;洞穴潛藏,穿巖徑水;風巒飄渺,漏月招云;莫言世上無仙,斯住世之瀛壺也。
(七)、內室山
  內室中掇山,宜堅宜峻,壁立巖懸,令人不可攀。宜堅固者,恐孩戲之預防也。
(八)、峭壁山
  峭壁山者,靠壁理也。借以粉壁為紙,以石為繪也。理者相石皴紋,仿古人筆意,植黃山松柏、古梅、美竹,收之圓窗,宛然鏡游也。
(九)、山石池
  山石理池,予始創者。選版薄山石理之,少得竅不能盛水,須知“等分平衡法”可矣。凡理塊石,俱將四邊或三邊壓掇,若壓兩邊,恐石平中有損。加壓一邊,即罅稍有絲縫,水不能注,雖做灰堅固,亦不能止,理當斟酌。
(十)、金魚缸
  如理山石池法,用糙缸一只,或兩只,并排作底。或埋、半埋,將山石周圍理其上,仍以油灰抿固缸口。如法養魚,勝缸中小山。
(十一)、峰
  峰石一塊者,相形何狀,選合峰紋石,令匠鑿筍眼為座,理宜上大下小,立之可觀。或峰石兩塊三塊拼掇,亦宜上大下小,似有飛舞勢。或數塊掇成,亦如前式;須得兩三大石壓封頂。須知平衡法,理之無失。稍有欹側,久則愈欹,其峰必頹,理當慎之。
(十二)、巒
  巒,山頭高峻也,不可齊,亦不可筆架式,或高或低,隨至亂掇,不排比為妙。
(十三)、巖
  如理懸巖,起腳宜小,漸理漸大,及高,使其后堅能懸。斯理法古來罕者,如懸一石,又懸一石,再之不能也。予以平衡法,將前懸分散后堅,仍以長條塹里石壓之,能懸數尺,其狀可駭,萬無一失。
(十四)、洞
  理洞法,起腳如造屋,立幾柱著實,掇玲瓏如窗門透亮,及理上,見前理巖法,合湊收頂,加條石替之,斯千古不朽也。洞寬丈余,可設集者,自古鮮矣!上或堆土植樹,或作臺,或置亭屋,合宜可也。
(十五)、澗
  假山以水為妙,倘高阜處不能注水,理澗壑無水,似少深意。
(十六)、曲水
  曲水,古皆鑿石槽,上置石龍頭噴水者,斯費工類俗,何不以理澗法,上理石泉,口如瀑布,亦可流觴,似得天然之趣。
(十七)、瀑布
  瀑布如峭壁山理也。先觀有高樓檐水,可澗至墻頂作天溝,行壁山頂,留小坑,突出石口,泛漫而下,才如瀑布。不然,隨流散漫不成,斯謂:“作雨觀泉”之意。
  夫理假山,必欲求好,要人說好,片山塊石,似有野致。蘇州虎丘山,南京鳳臺門,販花扎架,處處皆然。

〖九 選石〗
  
  夫識石之來由,詢山之遠近。石無山價,費只人工,跋躡搜巔,崎嶇挖路。便宜出水,雖遙千里何妨;日計在人,就近一肩可矣。取巧不但玲瓏,只宜單點;求堅還從古拙,堪用層堆。須先選質無紋,俟后依皴合掇。多紋恐損,無竅當懸。古勝太湖,好事只知花石;時遵圖畫,匪人焉識黃山。小仿云林,大宗子久。塊雖頑夯,峻更嶙峋,是石堪堆,便山可采。石非草木,采后復生,人重利名,近無圖遠。

(一)、太湖石
  蘇州府所屬洞庭山,石產水涯,惟消夏灣者為最。性堅而潤,有嵌空、穿眼、宛轉、險怪勢。一種色白,一種色青而黑,一種微黑青。其質文理縱橫,籠絡起隱,于石面遍多土幻坎,蓋因風浪中充激而成,謂之“彈子窩”,扣之微有聲。采人攜錘鏨入深水中,度奇巧取鑿,貫以巨索,浮大舟,架而出之。此石以高大為貴,惟宜植立軒堂前,或點喬松奇卉下,裝治假山,羅列園林廣榭中,頗多偉觀也。自古至今,采之已久,今尚鮮矣。
(二)、 昆山石
  昆山縣馬鞍山,石產土中,為赤土積漬。既出土,倍費挑剔洗滌。其質磊塊,巉巖透空,無聳拔峰巒勢,扣之無聲。其色潔白,或植小木,或種溪蓀于奇巧處,或置器中,宜點盆景,不成大用也。
(三)、宜興石
  宜興縣張公洞、善卷寺一帶山產石,便于竹林出水,有性堅,穿眼,險怪如太湖者。有一種色黑質粗而黃者,有色白而質嫩者,掇山不可懸,恐不堅也。
(四)、龍潭石
  龍潭金陵下七十余里,地名七星觀,至山口、倉頭一帶,皆產石數種,有露土者,有半埋者。一種色青,質堅,透漏文理如太湖者;一種色微青,性堅,稍覺頑夯,可用起腳壓泛;一種色紋古拙,無漏,宜單點;一種色青如核桃紋,多皴法者,掇能合皴如畫為妙。
(五)、青龍山石
  金陵青龍山,大圈大孔者,全用匠作鑿取,做成峰石,只一面勢者。自來俗人以此為太湖主峰,凡花石反呼為“腳石”。掇如爐瓶式,更加以劈峰,儼如刀山劍樹者,斯也。或點竹樹下,不可高掇。
(六)、靈璧石
  宿州靈璧縣地名“磐山”,石產土中,歲久,穴深數丈。其質為赤泥漬滿,土人多以鐵刃遍刮,凡三次,既露石色,即以鐵絲帚或竹帚兼磁末刷治清潤,扣之鏗然有聲,石底多有漬土不能盡者。石在土中,隨其大小具體而生,或成物狀,或成峰巒,巉巖透空,其眼少有宛轉之勢,須借斧鑿,修治磨礱,以全其美。或一兩面,或三面,若四面全者,即是從土中生起,凡數百之中無一二。有得四面者,擇其奇巧處鐫治,取其底平,可以頓置幾案,亦可以掇小景。有一種扁樸或成云氣者,懸之室中為磬,《書》所謂“泗濱浮磬”是也。
(七)、峴山石
  鎮江府城南大峴山一帶,皆產石。小者全質,大者鐫取相連處,奇怪萬狀。色黃,清潤而堅,扣之有聲。有色灰青者。石多穿眼相通,可掇假山。
(八)、宣石
  宣石產于寧國縣所屬,其色潔白,多于赤土積漬,須用刷洗,才見其質。或梅雨天瓦溝下水,沖盡土色。惟斯石應舊,逾舊逾白,儼如雪山也。一種名“馬牙宜”,可置幾案。
(九)、湖口石
  江州湖口,石有數種,或產水中,或產水際。一種色青,渾然成峰、巒、巖、壑,或類諸物。一種扁薄嵌空,穿眼通透,幾若木版以利刃剜刻之狀。石理如刷絲,色亦微潤,扣之有聲。東坡稱賞,目之為“壺中九華”,有“百金歸買小玲瓏”之語。
(十)、英石
  英州含光、真陽縣之間,石產溪水中,有數種:一微青色,間有通白脈籠絡;一微灰黑,一淺綠。各有峰、巒、嵌空穿眼,宛轉相通。其質稍潤,扣之微有聲。可置幾案,亦可點盆,亦可掇小景。有一種色白,四面峰巒聳拔,多棱角,稍瑩徹,而面有光,可鑒物,扣之無聲。采人就水中度奇巧處鑿取,只可置幾案。
(十一)、散兵石
  “散兵”者,漢張子房楚歌散兵處也,故名。其地在巢湖之南,其石若大若小,形狀百類,浮露于山。其色青黑,有如太湖者,有古拙皴紋者,土人采而裝出販賣,維揚好事,專賣其石。有最大巧妙透漏如太湖峰,更佳者,未嘗采也。
(十二)、黃石
  黃石是處皆產,其質堅,不入斧鑿,其文古拙。如常州黃山,蘇州堯峰山,鎮江圌山,沿大江直至采石之上皆產。俗人只知頑夯,而不知奇妙也。
(十三)、舊石
  世之好事,慕聞虛名,鉆求舊石。某名園某峰石,某名人題詠,某代傳至于今,斯真太湖石也,今廢,欲待價而沽,不惜多金,售為古玩還可。又有惟聞舊石,重價買者。夫太湖石者,自古至今,好事采多,似鮮矣。如別山有未開取者,擇其透漏、青骨、堅質采之,未嘗亞太湖也。斯亙古露風,何為新耶?何為舊耶?凡采石惟盤駁、人工裝載之費,到園殊費幾何?予聞一石名“百米峰”,詢之費百米所得,故名。今欲易百米,再盤百米,復名“二百米峰”也。凡石露風則舊,搜土則新,雖有土色,未幾雨露,亦成舊矣。
(十四)、錦川石
  斯石宜舊。有五色者,有純綠者,紋如畫松皮,高丈余,闊盈尺者貴,丈內者多。近宜興有石如錦川,其紋眼嵌石子,色亦不佳。舊者紋眼嵌空,色質清潤,可以花間樹下,插立可觀。如理假山,如理假山,猶類劈峰。
(十五)、花石綱
  宋“花石綱”,河南所屬,邊近山東,隨處便有,是運之所遺者。其石巧妙者多,緣陸路頗艱,有好事者,少取塊石置園中,生色多矣。
(十六)、六合石子
  六合縣靈居巖,沙土中及水際,產瑪瑙石子,頗細碎。有大如拳、純白、五色者,有純五色者。其溫潤瑩徹,擇紋彩斑斕取之,鋪地如錦。或置澗壑急流水處,自然清目。
  夫葺園圃假山,處處有好事,處處有石塊,但不得其人。欲詢出石之所,到地有山,似當有石,雖不得巧妙者,隨其頑夯,但有文理可也。曾見宋?杜綰《石譜》,何處無石?予少用過石處,聊記于右,余未見者不錄。

〖十 借景〗
  
  構園無格,借景有因。切要四時,何關八宅。林皋延竚,相緣竹樹蕭森;城市喧卑,必擇居鄰閑逸。高原極望,遠岫環屏,堂開淑氣侵人,門引春流到澤。嫣紅艷紫,欣逢花里神仙;樂圣稱賢,足并山中宰相。《閑居》曾賦,“芳草”應憐;掃徑護蘭芽,分香幽室;卷簾邀燕子,閑剪輕風。片片飛花,絲絲眠柳。寒生料峭,高架秋千,興適清偏,怡情丘壑。頓開塵外想,擬人畫中行。林陰初出鶯歌,山曲忽聞樵唱,風生林樾,境入羲皇。幽人即韻于松寮,逸士彈琴于篁里。紅衣新浴,碧玉輕敲。看竹溪灣,觀魚濠上。山容靄靄,行云故落憑欄;水面鱗鱗,爽氣覺來欹枕。南軒寄傲,北牖虛陰。半窗碧隱蕉桐,環堵翠延蘿薜。俯流玩月,坐石品泉。苧衣不耐涼新,池荷香綰;梧葉忽驚秋落,蟲草鳴幽。湖平無際之浮光,山媚可餐之秀色。寓目一行白鷺,醉顏幾陣丹楓。眺遠高臺,搔首青天那可問;憑虛敞閣,舉杯明月自相邀。冉冉天香,悠悠桂子。但覺籬殘菊晚,應探嶺暖梅先。少系杖頭,招攜鄰曲。恍來臨月美人,卻臥雪廬高士。云冥黯黯,木葉蕭蕭。風鴉幾樹夕陽,寒雁數聲殘月。書窗夢醒,孤影遙吟;錦幛偎紅,六花呈瑞。棹興若過剡曲,掃烹果勝黨家。冷韻堪賡,清名可并;花殊不謝,景摘偏新。因借無由,觸情俱是。
  
  夫借景,林園之最要者也。如遠借,鄰借,仰借,俯借,應時而借。然物情所逗,目寄心期,似意在筆先,庶幾描寫之盡哉。

【自識】
  
  崇禎甲戌歲,予年五十有三,歷盡風塵,業游已倦,少有林下風趣,逃名丘壑中,久資林園,似興世故覺遠,惟聞時事紛紛,隱心皆然,愧無買山力,甘為桃源溪口人也。自嘆生人之時也,不遇時也。武候三國之師,梁公女王之相。古之賢豪之時也,大不遇時也!何況草野疏愚,涉身丘壑,暇著斯“冶”,欲示二兒長生、長吉,但覓梨栗而巳。故梓行,合為世便。


服務熱線

0536-8217966

17岁高清完整版在线观看,免费VA国产高清大片在线,嫩草研究院